首页 » 宣州好人 » 正文
黄渡刘有高:带着妈妈去上班
2019-02-11 10:19

  

  每天清晨4点,当大部分人还沉浸在睡梦中时,宣州区黄渡乡西扎村刘畈组村民刘有高已经早早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洗涤衣物、生火做饭、打扫院子,然后给82岁高龄、身患老年痴呆症的母亲穿衣服、梳头、洗脸、喂饭、清理便盆……繁杂却有条不紊。一切整理完毕,刘有高骑上电动车,用一根布条把母亲绑在自己身上,他要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带着母亲前往十多公里外的工厂上班……一年多来,刘有高日复一日,风雨无阻。

  

  刘有高骑车载着母亲

  不能把她丢在看不见的地方

  皮肤黝黑、笑起来憨厚而真诚,这是刘有高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初次见面,他正给母亲梅玉珍按摩腿脚,因为母亲腿脚不利索,他总是想方设法尽量让母亲舒坦点。面对记者的采访,刘有高显得很拘谨,直到谈起母亲的生活情况,他这才打开话匣子,向记者娓娓道来。

  刘有高说,20161月份,母亲在一次跌倒后头上肿了一个大包。当时以为只是皮外伤,没想到伤好后,便开始经常找不到回家的路。忘记关门、找不到路,渐渐地,老人连自己住哪儿、叫什么、子女和亲戚朋友的名字和模样都不记得了。刘有高带母亲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母亲患上了无法逆转的阿茨海默症,也就是俗话说的老年痴呆症,而且病情发展得十分迅速。

  谈及自己的母亲,刘有高很心痛,父亲几十年前在田间抬桶打稻谷时不幸意外伤亡,在贫寒的家境中,母亲一人将三个儿子抚养长大,还没能好好享享清福,身上就落下了不少病。

  刘有高是家里老二,哥哥一家几年前到宣城市区打工买房长期定居。弟媳在女儿3岁时离家出走至今未回,变故之后,弟弟在外打工挣些生活费用。

  刘有高天生憨厚老实,单身一人,家里就只剩他和母亲、侄女三个人生活。照顾侄女刘星雨和母亲的重担便都落在了他的头上。为了一家老小,刘有高找到离家十多公里的黄渡街上一家个体铸造厂学习铸造技术,由于他能吃苦耐劳,好学聪明,很快就掌握了相关技术,赢得老板赞赏,一干就是十余年,每月2000余元工资便是家中的全部经济来源。

  2017年,母亲的病情突然加重,分身乏术之下,刘有高只得把侄女送回弟弟身边读书。在身边11年了,突然走了心里空落落的。好在娃娃现在每个星期都会准时给我来电话。谈到侄女刘有高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眼中洋溢的是关切和疼爱。

  母亲经常会出门后找不到回家的路,失踪过几次,都是村里人帮忙找到的。他再也不放心将母亲一个人留在家中。我在家里待着不去上班就没收入,但也不能把母亲丢在看不到的地方。能不能带着母亲一起上班?虽然上班的地点离家远,但却比较安全,刘有高动了心思。

  在和工厂老板反复沟通后,刘有高的想法得到了同意,可以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先试一年。母亲含辛茹苦地照顾我们长大成人。她现在老了,我不照顾谁照顾。刘有高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特殊的陪伴,带着母亲上班

  一身蓝色的工作服,一头花白而少有修饰的头发和黝黑的脸庞。在铸造厂,刘有高每天将母亲安置在工棚休息,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粗磨、细磨、抛光、抛亮……刘有高在铸造厂负责抛光工序,空隙时间他会抓紧时间去看看母亲,每天中午,刘有高都要和母亲一起吃饭,饭后陪着母亲在工厂院子里散步、晒太阳……工厂的工人们也都习惯了老人的存在,常常感概刘有高这样一个糙汉子却可以将母亲照顾得妥妥贴贴。据工厂的工人回忆说,这一年来,刘有高在工作休息的间隙,往返于母亲与机械之间,只为看一眼母亲而后心安。这个带着母亲去上班的糙汉子敬业孝亲两不误。

  我们工厂人不多,10名左右。刘有高说,虽然带着母亲上班自己不好意思,担心给工友添麻烦,但是工友们表示很理解,平时如果母亲病情加重,工友们还会主动帮助照看母亲。

  采访中,刘有高总说:我是跑着走的。自从带母亲上班后,每天刘有高都要准时上下班,刚开始的时候,不时有亲朋好友约刘有高吃饭聚会,刘有高都不能赴约,时间一长,也没有人再约他。他的社交几乎为零,每天都只有枯燥的二点一线

  照顾母亲的生活异常辛苦。每天都是连轴转:晚上9时,服侍母亲睡下;凌晨1时,准时起床扶母亲上厕所;清晨4时,闹钟响起,他要赶在天亮之前起床,将母亲房间打扫干净,处理好母亲的大小便;早上7时喂过母亲吃饭后,带着母亲骑着电动车,开始驶向新的一天的工作。

  这些辛苦对刘有高来说都是小事,最让他觉得难过的就是母亲已经彻底把他遗忘,不管是过去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有一天早上,他做好早饭后,母亲怎么都不吃,一个劲儿地说他是坏人,还要赶他出去。刘有高急坏了,只得好言安抚老人。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老人才安定下来开始吃饭。

  风里来雨里去,早出晚归转眼一年多,母亲一生勤劳,千辛万苦才将我们带大,一直到老都害怕给我们子女添负担。现在母亲老了,没有自理能力了,无论怎样我不会不管她。

  未来和母亲怎么生活,刘有高说他也还不知道。当时跟工厂说好是试着带母亲上班一年,过完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叹了口气,他告诉记者,已决定好如果不能继续带母亲上班,他就辞去工作在家专心照顾母亲。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母亲能够安度晚年,这也是我最大心愿。其实能够陪伴她的时间也并不多了,希望母亲能够平平安安地多活几年,也让我能多感受家的温暖。

  采访结束时,刘有高的母亲拄着拐杖趄趄趔趔地走到他身边,表情有些呆滞但似乎在儿子身边又多了一份安心。虽然嘴上不说话,也已经不认得刘有高,但她却又像孩子一样下意识追寻着刘有高的身影。(宣城日报徐文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