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宣州好人 » 正文
深情丈夫照顾瘫痪妻子14年 感天动地生活重担一肩挑
2014-12-03 11:41

  刘小红每天三餐为妻子这样喂饭,已经喂了14年。

  让妻子好好活着,是他的一种信念

每天天没亮就起床,淘好米放进电饭锅里做饭,自已划上小船把头晚放下的十几条地笼收起来,把收获的鱼蟹归归笼,拴在自家承包的后门口水塘里养着。就着沟水刷牙洗脸擦身,换下头天穿脏的衣服,与妻子昨晚换下的衣服一起,放进洗衣机里洗涤。约摸2个小时后,天已大亮,接下来张罗妻子起床。
此时妻子像往常一样已醒,他将她抱起来,先穿上衣,后穿外裤,然后将衣服上下的钮扣全部扣好,因今天是个阴雨天,气温低于摄氏26度,便加穿了一件单衣背心,再把妻子抱起来,倚在轮椅上,帮她刷牙洗脸梳头,抹上护肤霜。有时候还要为她扎两个牙岔辨子,按照妻子的要求,把她收拾得干净利落。由于妻子是全瘫痪,双手呈痉挛状抓着,衣服很难穿,像这样一早上,夏秋需折腾10多分钟,冬春要超过半个小时。
妻子病前是一个十分爱干净的的人,甚至到了很洁癖的程度,如今虽已病得瘫痪在床,和丈夫对话也不太清晰,可爱卫生视若生命的习惯却一点也没变。她虽然身体瘫痪了,可大脑却异常清醒,嘴巴哆嗦着,含混不清地说着话,别人一点也听不明白,但和她相依为命27年的丈夫,却心心相印,她的点头颌首,一笑一颦,在他看来,却变得比生病前还要快捷利索。她用含糊的语调提示着丈夫刘小红,一件一件地指导着、训练着自已的丈夫,楞是将一个只会埋头在田间干活的莽汉,炼就成一个心细如锥的人。
如今,丈夫刘小红不仅会干田间的粗活,还承包了村集体30亩大水面,把家里3亩多农田流转出去,自已一心一意搞起了鱼蟹养殖。全家的生活之所以过得一天比一天好,除了大姑娘已出嫁,二姑娘也到服装厂当上了学徒工外,主要靠的还是养殖鱼蟹。
约莫早上8点多钟,已将妻子梳洗干净的刘小红,为妻子倒上一杯早上刚烧的开水(有时妻子要喝茶或牛奶、豆浆什么的,他也照办),让它冷却着,开始到厨房忙碌起来。如果有昨晚吃剩的菜,便将它们端出来,倒在铁锅里重热一下。如果没有剩菜,就将家里现有的菜洗净炒熟,配上酱瓜、腌菜、蒜头等二三咸菜,就着和妻子一道吃起了早饭。每天早中晚三餐,妻子吃饭喝水都要靠丈夫一勺一勺地伺喂……

  828上午,我们到该村采访刘小红。因为中间延误了一班客车,等赶到彭东村时已近中饭时分。当我打听刘小红住在哪里时,他家前头的邻居李水娣告诉笔者:“刘小红到街上卖鱼蟹刚到家,现在恐怕正在烧中饭。”

  当热心的李水娣把我们领进刘小红家门时,一幕令人十分感动的场景立刻映入眼帘:刘小红夫妇趴在餐桌边正在吃中饭。此时只见妻子李秋娣斜倚在轮椅上,丈夫刘小红正交替着用勺子,你一口我一口地喂着妻子和自已。刘小红见我们一时茫然无措,只淡淡地说:“这没有什么,我们已经成了习惯。”

  当我们问起:“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刘小红一边来回搓着双手,一边轻轻地对我们说:“她是我老婆,我是她老公,照顾她是我份内之事,应该的。再说,她也为我生了两个女儿,没有她,我哪有自已的家呢?”刘小红说着停顿了一下,用黝黑而暴露着青筋的粗壮的右手,揉了一下有些发红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对我说;“是的,她现在确实是瘫痪了,但孩子们需要一个妈。有她在,我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家。”邻居大妈李水娣为我们描述了刘小红早饭以后的一天生活———

  李水娣告诉我们,每天喂妻子吃完早饭,帮妻子解完手,他就要把清晨捕起的鱼虾和成蟹,骑上三轮电瓶车拉到街上去卖,这样虽然路远点,多担误一些时间,但街上过路客多,鱼虾蟹价格一般都是随行就市,为此大都能多卖一些钱。卖完当天的鱼虾蟹,他会在就近的菜摊上买点菜带回家。有时为了让妻子多增加一些营养,刘小红还会割点肉、买些蛋,有时还会为妻子买件新衣、好吃的什么,放在车上带回家,可从不舍得为自已买包好烟、买瓶好酒温暖一下自已的身子。他把所剩的钱,全部带回家,用一个塑料胶袋包好,一分不少地交给妻子,压在妻子的轮椅座垫下,让她一百个放心。当购买鱼蟹饲料和地笼、网箱需要用钱时,再向妻子拿钱付账。

  回家以后,接着烧中饭,炒菜,并把晚饭菜提前准备好,一阵忙活过后,接着把妻子和自已喂了,等2个孩子吃好,洗涮完毕,为妻子解把手、喂点水,划上小船送大女儿去上学,然后再去承包塘里放地笼。约摸2个小时左右,刘小红放完地笼回家烧晚饭、接放学的孩子。晚饭后还要到塘口“看塘”,直至深夜才回家睡上三四个小时。这样,忙碌的一天才算结束。第二天天没亮又将起床。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已度过了14个年头……

  邻居大妈李水娣还告诉我们,记得有一年秋天的下午,刘小红应妻子要求,将她推到自家院子墙角边晒太阳,驱除身上长久不见阳光的湿气,于是他上街办事。可在街上却担误了时间,回家的途中,他所骑的电瓶三轮车又突然坏了,只好慢慢地把车子推回家。而妻子因在太阳下晒出了大汗,自已身子又动不了,又气又难受,心里十分恼火。当时全村几乎没人在家,全出门干活了。等他把车子推回家,已临近傍晚,村子前已开始有人回家做晚饭了。回到家里,狠遭妻子一顿哭闹与奚落,从此再也不敢在外多耽搁了。

  为了不让平素爱干净的妻子在轮椅上因解大小手和遭受饥渴而受罪,刘小红每次都要帮妻子喂点水、解好手再出门,出门后无论多忙多远都要在2个小时时间内赶回家。如果正月里走亲戚,他每次总是将妻子抱着、背着、扛着,带来带去,有说有笑的,就象妻子从不是一个瘫痪人似的。如此反复,14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

  听着邻居大妈的叙述,肤色白晰的妻子李秋娣一边点着头,一边倚着轮椅笑了。这点头,这笑容,印证着丈夫的爱,印证着刘小红默默地付出,印证着人间的真情深似海!

  听完李水娣的叙述,望着面前这位个子不高的壮汉,古铜般坚强的脸膛,没有时间打理的蓬乱的头发,以及长乱如针的胡须,我知道,岁月的风霜已将他变得十分坚强。刘小红,这个只有52岁的水阳农村汉子,正如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男人一样,遭遇困难压不垮,面临困境不畏难。他用一个男人的肩膀,硬是撑起了一个艰难之家。用一个男人的无私之爱,惜护着妻子,温暖着妻子,养育着两个美丽的女儿,慢慢地挺了过来……

  看到整洁的院落,无尘的房内地砖,洁净如镜的桌椅和叠放有序的厨房碗筷,我读懂了一个男人的变化和心中升腾的涅磐……

  对这样的男人,我由衷地肃然起敬。是的,14年的含辛茹苦,27年的相濡以沫,妻子瘫痪在床、丈夫不离不弃。正如刘小红本人所说,“这样的生活,在我们已经成了习惯。”平凡生活铸就的伟大习惯啊,造就了这样一个完整的家。这是爱的真谛?!还是亲情浓如血液?!

  52岁的刘小红是水阳镇干圩村彭东村民组一名普通的村民。1987年,他和比自己小2岁的李秋娣结为连理,婚后第二年,大女儿刘爱英出生。7年后,小女儿刘文英也如约而至。当时夫妻俩靠田营生,生活清贫但却过得很幸福。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110月的一天,刚吃过晚饭,约摸傍晚时分,天刚擦黑,妻子李秋娣洗涮好锅碗瓢盆,安顿好灶间,到房间里拿东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突然一下栽倒在正在做作业的大女儿刘爱英身旁。望着晕倒在地的妈妈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口吐白沫,嘴唇咬紧,年仅12岁的大女儿刘爱英被吓哭了。她大声呼喊着:“妈妈,妈妈,你怎么啦?爸爸,爸爸,快来救救妈妈呀!哇——”

  丈夫刘小红闻讯赶来,立即将双腿僵硬的妻子抱起,用小船划至圩埂边,再雇三轮车紧急送往水阳医院救治。“从当时情况看,我老婆已经不中了。但我必须想方设法救活她!”刘小红这样告诉我们。到了水阳医院,经当晚值班医生初步检查后,很快从宣城县医院叫来了救护车,立即转往县中心医院救治。到了县医院,经过医生连续6个小时彻夜抢救,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妻子李秋娣才突然大叫一声,接着“哇——”地一声大哭着才苏醒过来。经过治疗,人虽然救回来了,可却口不能言,手脚和身体都动弹不了,整个一个植物人状态。

  医生诊断为:患者为脑血栓栓塞造成中风,导致全身瘫痪。半个月后,医生通知刘小红,可办出院手续。对于妻子病患的结论,医生紧皱眉头说:“病人全身瘫痪,几乎无站起来的可能,除非发生千分之零点几的人间奇迹!”刘小红听到医生这样说,一时懵了,几乎瘫倒在椅子上。

  此时的刘家,大女儿刘爱英12岁,小女儿刘文英5岁。一个38岁的壮年男人,面对着瘫痪在床的病妻和两个幼小的女儿,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在县医院的走廊上,他一个人坐在候诊的长椅上,埋头哭了。

  约摸过了1个小时,他擦干眼泪,站了起来。对陪他来的亲友说:“你帮我照看一下秋娣,我回去把菜油和棉花卖了,再借点钱,马上回医院帮我老婆办出院手续。”

  从县医院回家的翌日起,这个坚强的壮年汉子,从此过上了又当父亲又做母亲艰难而漫长的日子……

  “刘小红太不容易了,像这样的男人少,照顾瘫痪妻子14年,要是别的男人说不定早就不管了。说实话,遇到我可能做不到。”该村一名姓刘的妇女干部不无感慨地对笔者这样说。照顾瘫痪在床的病人是件很艰难的事,为防止妻子肌肉萎缩,刘小红每天帮她翻身、按摩。妻子每一次大小便之后都及时清洗,还要为妻子擦拭一到两次身子,每次擦好后都会为她换上干净衣服。妻子是特别爱干净的人,所有的感受都是通过“嗯、呀、啊”等来传达。每天晚上,刘小红总要三番两次被妻子唤醒,有时一晚上要起来四五次。

  病痛的折磨让妻子的脾气变得有些古怪,有时候一件小事也会招来妻子的一顿打骂,每当这时侯刘小红只能笑脸相迎,待妻子的脾气过后,还讲笑话哄妻子开心。别人问他有没有怨言,刘小红说:“有时也感觉命运对我太不公平,老婆出现这样的事,当时是有点懵,但心里很清楚,天地良心,我不能放下她不管。”接着他又说:“人不能太自私了,我能理解我老婆的苦衷,她发脾气是有她自已的原因。总之,我不会放弃她,再难都要坚持,因为她是我两个姑娘的母亲!我现在心底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照顾好她。我不能对不起她!”刘小红还说,“她活着一天,我就当是她的轮椅。就算哪一天她真的走了,我也算对得起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丈夫刘小红14年如一日地悉心照料下,妻子李秋娣的气色渐渐好起来,原本不能说话的她,意识开始恢复,脸上也有了表情,竟慢慢可以张嘴发声,甚至会简单地对话了。虽然难懂,可这对刘小红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没事的时候他就推着妻子全村乱转,在邻居门前晒晒太阳,陪着妻子在自家院里拉拉家常,说说村里的趣事,邻居们经常能听到从他们家里传出的欢乐笑声。

  自妻子瘫痪后,刘小红的生活每天变得就象一个不断旋转的陀螺,终日忙得脚打后脑勺,但他的日子却过得很充实。用他自已的话说;“大姑娘早已出嫁,也有了外孙。小姑娘在服装厂上班,也能挣钱了。总之,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过,生活充实让人也看得到希望……”

14年无怨无悔、不离不弃地照顾瘫痪妻子,水乡农民刘小红为我们演绎了一段最美乡村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