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宣州好人 » 正文
樊道喜、樊海军、唐建平和众乡亲见义勇为拼力营救车祸落水人员传佳话
2014-12-03 11:45

  
  

  

  201424、农历正月初五这天,气温阴冷,寒风凌厉。

  可近几年已经富裕起来的水阳镇金宝圩农村的人们,因为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收入一年比一年高,仍然喜气洋洋,家家户户沉浸在春节祥和热闹的氛围中。亲友之间平常都忙着各自的生活,年节之时来往走动,已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更是一种血缘的传承与呼应。

  惠民村春坝村民组是该镇一个普通的水乡村落。中午十一点半左右,家家户户的饭菜已经烧好,有的已开始端上自家的饭桌。

  村头樊秀银家来了不少亲戚,此时桌子上菜已摆好,老伴正招呼着大家,准备上桌吃饭开酒席。今年69岁的老樊说:“当天我侄女婿、小舅子两家人都来了,加上我三个儿子及儿媳、孙子,全家一二十口,菜已上齐,正准备坐上桌子吃中饭,这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不得了啦!金花车子开到沟里啦,快去救人啦!’

  近前一看,喊救人的人是我弟媳妇唐小花,急问道:‘在哪里?’

  ‘在预留地三岔路口开沟里了!车子现在水里漂着,人出不来呀,快找人救她们啊!’”

  在场十多个大人,立即赶到现场。当时塘埂上没人,只见沟埂边树枝、芦苇摇着,寒风吹着人的脸有点生痛。离岸五六米处,一辆黑色的小车在水面上漂浮着,车头下垂,车尾翘起,隔着车窗玻璃,还能看到车里人影晃动,像是在自救。

  后脚赶到的樊道喜,见状立刻三下两下扒掉棉袄、羽绒衫及裤子、皮鞋、袜子等,只留一身内衣,就要下水。因为这么冷的天,老樊耽心儿子身体吃不消,便劝阻道:“儿子,天太冷,下去人受不了!你等一会,再看看有什么办法救……”

  “看什么看!?再等下去车子就要沉了!人命关天,救人要紧!”樊道喜对父亲吼了一声,“嘭——”的一声跳下冰冷刺骨的水里,游了过去。

  这时樊道喜的哥哥樊海军(又名樊道荣)不知从哪儿划来一条小船,已经超前一步,划到了车边。只见车窗敞着一条三四公分宽的缝隙,车里边一位70多岁的老人袁桂兰喊着:“海军啊,我怎么办啊?”

  樊海军在车外边安慰着回答她:“三奶奶,你甭急,我们来救你了!”

  此时樊道喜也游到了车门边,于是兄弟俩一个在水下,一个在船上,两人同时发力,但由于水底压力大,两人怎么用力,也拉不开泡在水下的车门。

  此时岸上参与救援的人越来越多。不会游泳、在岸上焦急万分的樊道伟,他急中生智不知从哪儿找来3根挑绳拴在一起,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向在水里救人的大哥二哥抛下了绳子。于是樊海军一边用竹篙撑住小船,一边配合着在水下作业的二弟,要他将绳子拴住车底大杠。樊道喜猛吸几口气,连扎几个猛子,经过多次努力,终于将绳子牢牢拴在了车底大杠上,可是岸上大伙儿一齐用劲发力。却将拴牢的绳子三次拉断,前功尽弃。

  时间一分一秒地快速流逝。河岸上的人们焦急万分。水中救援的人又冷又饿,筋疲力尽,渐渐体力不支。但救援仍在紧张地进行中,这时闻讯赶来的本组村民唐建平也跳下了水,加入到两兄弟水上救人的行列中。

  20分钟过去了,在水中稍事休息的樊道喜信心倍增,仨正商议着怎样重新施救。

  此时,浮在水面上的小车,车头猛然下垂,车尾突然翘起,车身在水中剧烈晃荡了几下。樊道喜正一手抓在车门把手上,身子一下子受到了牵引,心想:“不好!”这时他急中生智,一个猛子扎到车后边,双手摸索着在水下找到后备箱门按纽,硬是用一只手抵开了按纽,将车子的后备箱门“哗——”一下打开了。接着又对车里边的人喊:“我来救你们!金花你们快到后面来!”

  听到叫声的女驾驶冯金花,第一个从座位上反应过来,立刻从车前爬向车后,接着冯金花的头出来了,但身子却被后备箱里什么东西给卡住了,怎么也出不来。情急中樊道喜硬用手一块块掰碎它后,才终于把冯金花从卡住的车子里拽出来。40出头的驾驶员冯金花终于第一个得救了!

  樊道喜将冯金花交给划过来帮忙的唐建平和哥哥樊海军护送上岸,接着他又潜入车后备箱门,救出了第二个从车里边爬出的老人冯倚连。72岁的冯倚连老人也得救了!

  等他精疲力竭地再返回去救车里边的最后一位老人袁桂兰时,车子却在一瞬间猛地沉入了水底,他只来得及看见一片深深的旋涡……

  由于当地缺乏救援工具,樊道喜、唐建平、樊海军三人在水中怎么设法营救,也无法对沉入河底的车辆和老人进行施救。岸上寒风呼叫,参与救援的人们也冻得直打哆嗦。半个小时过去了,此时众人见樊道喜、唐建平俩在水中嘴唇发紫,脸色铁青,体力不支,眼瞅着沉入水底车内的老人已无生还的希望,都呼叫着要他俩赶紧上岸回家洗澡换衣服……

  据目击者后来说,车子下沉后,有人打电话报了警。下午五时许,交警带着拖车很快将落水小车拉上了岸,但由于溺水时间过长,75岁的老人袁桂兰再也没有醒来……

  这件事发生虽然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但笔者闻讯还是前往进行了深入采访。第一个划船救人的樊海军十分感慨地告诉我:“人的生命真是很脆弱,就那么点时间,抓住了就抓住了,没抓住就没抓住。可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三弟樊道伟为救人把手掌心给芦苇戳穿了,后来回深圳上班还住院治疗了一个星期。但很遗憾,我‘三奶奶’还是没能救上来……”

  樊海军说的这个“三奶奶”,就是他们同村的本家长辈袁桂兰。因为他们曾隔着车窗玻璃说过话,樊海军当时曾有信心救她出来。谁知小车下沉太快,终于错过了最佳救人时机……

  当时生怕儿子救人遇险,曾劝阻樊道喜下水的父亲樊秀银说:“还是年轻人做得对!如果他们当时不果断,七拖八拖贻误时间,那恐怕死的就不止一个人了。”

  据知情人透露,正月初四冯金花的儿子做十岁,亲戚们到宣城吃喜酒,好客的冯金花不仅当晚留宿,第二天回来时还亲自开着小车,要把他们一个个送到家。当车子开到村口,由于路窄,在转弯时一不小心,前右轮滑下了没垫路肩的路面。她为了将车轮启动上路,在加油门、打方向盘左拐时,由于用力过猛,来不及踩刹车,一下子冲入了河沟……

由于众人救援及时,女驾驶冯金花和七旬老人冯倚连获得了新生。樊道喜、樊海军、唐建平三人和众乡亲见义勇为、拼力营救车祸落水人员的先进事迹,在当地一时传为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