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宣州好人 » 正文
好青年义举不留名 被救者苦寻为感恩
2014-12-10 15:19 来源:区文明办
“要不是他,我早就没命了。”
  ——他,就是宣州区双桥街道办事处双桥社区渔业队青年村民时业发。
  “那天早上的事,现在想想,都不敢想……”
  ——事,当天,59岁村民蔡莲子落入河中时,时业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不顾河堤上的乱渣碎石和荆棘,纵身跳入水中,救起了她。
  “恩人哪,你为什么不留名,让我找得好苦!”
  ——找,逢人便打听,甚至还利用网络论坛,11天后,终于找到了他……
  
  
那是5月10日上午七八点钟,双桥社区村民蔡莲子拎着一桶衣物,走下河堤,来到桥下准备浣洗。可脚刚踏上一块石板,还没蹲下身,不知怎么,头一晕,栽进了水中。
  虽然年近六十,但一直生长在双桥河边的蔡莲子,却识些水性,落水后,立即划动双手,想爬上岸来。可是,不知是年事已大,还是身上衣物厚重,抑或是惊慌失措,随着她双手的扒动,不仅未能靠近河岸,反而离岸越来越远。
  “我拼命地向桥上望,桥上没有人影;我又往两边岸上望,岸上也没人走动。”蔡莲子说起那天的事,仍后怕不已。“我心想,今天这条老命恐怕就丢在这河里了。”
  可让蔡莲子有所不知的是,当时桥上不是没人,只不过,人太少,少到只有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同村的“同龄哥”陈姐。
  陈姐如往常一样,将家里的家务忙好后,挎上篮子去菜场买菜,可刚踏上桥头,隐约听到桥下有人喊“救命”,伸头一看,河中有人正在那“扑腾”,于是,她立即大声地呼救起来。
  与往常一样的,还有一名三轮车司机,他就是双桥街道办事处双桥社区渔业队青年村民时业发。
  时业发每天早晨驾着车从居住的泥湾社区到集镇上拉货,这天,他刚拐上圩堤,透过还没散尽的雾岚,见前面不远处的河面上有人在“游泳”;可再仔细一看,那激起的水花哪是什么游泳,分明是一个落水的人在拼命挣扎,心里不由猛一顿:“不好,有人掉水里了。”急忙踩刹,跳下车,顾不得河坡上布满的乱渣碎石和荆棘,连跑带滑扑向河中……
  与此同时,听到陈姐呼救声,另一名三轮车司机王德保从另一个方向也跑了过来,看到时业发扑下河堤,他连忙抛下一根平时随车拴物品的绳索,大叫着危险,让时业发系上再下水。
  可是,看着水中的渐渐下沉的蔡莲子,时业发什么也顾不得了,纵身扑了下去……
  “这下有救了。”这是蔡莲子在水中的最后一个意识。
  蔡莲子得救了。当她脸色由青紫转为红晕清醒过来后,忙探眼寻问:救我的人呢?
  人呢?人们也忙四下里寻找。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时业发悄悄离开了……
  “这下有救了”
  
  “恩人呀,你在哪?”
  “那几天,我街头巷尾地找,逢人就打听。”蔡莲子笑着说。“他可是我的恩人啊。”
  可是,问到东找到西,得到的,除了人们对那个青年热情的赞颂便是摇头。蔡莲子望着一天天翻过去的日历,心里对那个青年的感激不仅没有减退,反而找到他的欲望却越来越迫切。
  眼看一个星期都过去了,街上能打听的地方,她也都跑遍了,可恩人却仍无踪影。情急之下,她忽然想到嫁在杨柳镇的小女儿马宝芬。小女儿会玩电脑,听说,现在网上也能找人,有时一找一个准。于是,她乘车赶到杨柳,将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自己的小女儿。
  马宝芬听着母亲的叙述,一边感动着,一边立即在市区的一家论坛上发了一份求助帖,将好心人勇救母亲的经过以及现在求助帮忙寻找线索“求助”了一遍。
  求助帖立即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可是,关注归关注,却仍没有一条关于好心人的有用信息……
  正当蔡莲子感到失望时,这天,隔壁家的女儿朱小香回娘家听到这件事后,犹犹豫豫地说,这个好心人好像是她婆家村上的时业发。应该是他,他这人是个热心肠,喜欢做好事而且还不声张。
  蔡莲子一听,立即要求朱小香带她前往辨认。
  可是,走了近一个小时,来到泥湾社区,不巧的是,那个“恩人”出车去了。
  怎么办?朱小香说上她家去等吧。可是,寻找恩人的急切心情,让蔡莲子怎么也坐不住。打听清楚那个“恩人”常在的停车市场,蔡莲子立即又转回到双桥集镇上。
  经过几番打听,终于,在一个停车点,她看到了,看到了那个纵身一跃,曾似一道彩虹般出现在她眼前的好青年……
  “恩人哪,你为什么不留名,让我找得好苦!”蔡莲子拉着时业发的手喜极而泣。
  “那有什么值得留的,举手之劳,你不提这事,我都忘记了……”时业发拉着蔡莲子的手安慰道。
  而这时,已是5月21日,距离落水那天早晨,已经过去11天了。
  
  “我一辈子忘不了你”
  “他勤奋、正直,为人和善、老实。”泥湾社区杨主任说时业发,“无论是社区里的事还是村上邻居的事,他都很热心……”
  是的,他很热心——每年休渔期,对子女外出打工的渔户,他总是将车开到河床上,帮助他们将船拖到门前保养;邻居国凤母亲腿脚不好,靠扎扫帚上集镇变卖来贴补家用,只要他看到,总是将她喊上车,顺路带到集镇上;村邻徐德合家盖房子,装潢材料来来回回,他装了七八趟,如果正常运费当有七八百元,可是,还是在徐德合的坚持下,他才收了130元的油钱;至于平时送货,货主结算时多算他几百甚至上千他当即送还的事,几乎每年都有那么几回……
  “这些,真的没什么,不值得提的。”憨厚的时业发听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夸他,不好意思地搓着手笑着说。
  “可是,我却一辈子也忘不了你。”蔡莲子真诚而由衷地脱口而出……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放眼窗外,初夏的原野,正蓬勃着一片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