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宣州好人 » 正文
花甲老人弘扬传统文化不遗余力
2014-12-10 15:28 来源:区文明办
他,是乡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众善奉行,诸恶莫作”是他处世准则,资助过贫困儿童,帮助过外地孤儿,化解村里的纠纷无数;他,生于方塘长于方塘,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几年来,找遍了乡里的老人,访查考证,研究方塘高峰的文化历史,并编写出《高峰圣地话古今》;他,是一名被辞退的老民办教师,却一直将教育当成自己的责任,多年来义务教育村里的儿童,并将自己的积累整理成册,编印成《教子篇》、《浅谈童蒙养正》、《和谐之本救世良言》传给后人。
他,就是程延军。
以身作则践行传统道德文化
写字时手腕强劲有力,说话时轻声细语却很有分量,老花镜下双目炯炯有神。4月29日,在方塘乡葛村,记者见到了程延军老人。不算宽敞的房里没有豪华的装修,更没有高档的家具,靠墙一张古朴的老八仙桌,屋子上干净利落,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简单朴素。唯有墙壁上挂的一张用于幼儿教学的小黑板和几幅书画作品,显示出主人的品味。
程延军是一位民师,1978年以前一直在葛村小学任教,后来又到施村小学,1987年的民师辞退时,程延军回到了家里,拾起农具当了农民。
在葛村,提起程老师,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程老师做的好事可多了,我们都服他。”有村民向记者介绍,90年代的时候,村里有个乡亲叫刘春炳,属于弱智,妻子又是盲人,家庭极度困难,他们的女儿到了上学年龄却没钱上学。程延军看在眼里,想着孩子的教育不能耽误,便主动为这孩子交了学杂费,将她送到葛村小学,并承诺,只要她想读书,自己就一直供她读下去。其实,当时的程延军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没有一分钱退休工资,而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读大学,一个读初中,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种田的微薄收入。“孩子的教育是大事,苦谁也不能苦孩子。”虽然自己也不富裕,甚至还有些拮据,但是程延军却还是想尽力帮助别人。
2006年的时候,程延军接手了一个幼儿班的教学。因为中午就在程延军家吃饭,所以他就收了点伙食费,而教学一直是义务的。班里的孩子最多的时候24个,但无论孩子多少,程延军总是认真对待。“不能因为孩子少就敷衍,家长把孩子送来,我就要尽到责任。”所以,尽管最少的时候只有3个孩子,程延军还是认认真真将课上下去。还有一个孤儿,是高峰寺庙里的住持从四川带过来的。程延军将他接到家里,吃住都由自己负责,并安排他和别的孩子一起学习。2009年到2010年,这个孤儿在程延军家生活了一年,孩子现在7岁了,到了正式入学的年龄,被送去宣城上学了。
2007年,村里修建道路,程延军带着妻子在工地上一干就是一个多月,每天按时上工,不计酬劳。村庄环境卫生整治时,要把路修道家家户户门口,程延军不仅义务加入工程队,还把自家门口的菜园地主动让了出来。路修到另一家门口,遇到有人不配合,程延军便自己买了16个平方的地,找乡亲们商量,让他们把地让出来,然后将自己买的地补偿给人家。“人生短暂,多做点有利于他人的事,是对自己的安慰,也算是没白活一场。”程延军是这么解释自己的行为的。
自费编书弘扬传统道德文化
程延军当过老师,在当时算得上是响当当的文化人。他自幼好学,尤其是对传统道德文化有特殊的爱好。勤奋好学的他,善于捕捉收集各种资料,常看的书目也是关于传统道德文化方面的,只要一有空,总见他书不离手。
2006年,程延军接手幼儿班,当时便想,要带就要带出个样子来。凭着多年的积累和沉淀,程延军将《弟子规》、《孝经》等圣贤经典重拾起来,边学习边写心得笔记。为了将这些传统道德文化推荐给更多的孩子,以教育他们崇尚传统道德观,程延军决定将自己的学习心得整理成书,另编一套通俗易懂,适合幼儿阅读的《教子篇》,作为幼儿启蒙教学读本。由于脑子里的资料储备得非常充足,基本的思路已经有了,程延军写起来感到特别顺,很多句子就是自然而然地“冒”出来的,《教子篇》只花了一个星期就完成了。《教子篇》分“知亲恩”和“知师恩”两部分,全部用七字一句、四句一韵编写而成。“我的文字虽然粗俗浅显,但是直表其意。”程延军说,写此文的目的就是让秉性纯良的幼儿从小知道父母、老师对自己成长的付出,要学会感恩。
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安安闲闲地过好晚年,是天经地义的。然而程延军却在想,能不能再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程延军觉得如今的社会,虽然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但在电视和报纸上,经常看到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不孝敬父母、不做实事,甚至误入歧途走上犯罪的道路。于是程延军萌生了一个念头:将自己数十年来积累下来的弘扬传统美德的思想向大家传播,让人们受到教育。于是,从2007年开始,程延军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编写了《和谐之本救世良方》这本警示劝善的小册子,内容有“知亲恩、知师恩、知国恩、知天地恩、揭腐寻根、戒赌篇、戒淫篇、劝修十善”等。
程延军白天要带学生,为了早日完成编写工作,他只能晚上熬夜工作,夜晚11点睡觉再正常不过,有时候睡得早了,早上3点钟,程延军就会起床,继续昨晚的工作。程延军视力不好,在台灯下校对时,经常是带着眼镜还要手拿放大镜,逐字逐句地看,十分吃力。程延军没有电脑,不会打字,只能将原稿拿到城里的打印室,然后盯着打字员打印,这时候,程延军不敢有丝毫分神,经常是打字员打错了自己没发觉,程延军就已经发现了。编书,在常人看来是一件苦差事,就这本册子,程延军也是校对了好几遍的,程延军却将它当成一件乐事,“我的书写成了,哪怕就一个人看,那就有一个人受益,那也是有价值的。”他说,自己是发自内心地想写,“在晚年时候,我希望通过出书给年轻人留下一点精神。”程延军坦言,写书既是完成一生的梦想,也是为后人留下一点精神财富。
将传统道德文化世世代代传下去
《高峰圣地话古今》是程延军编写的又一本小册子,写于2009年,花时半个月。其实,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方塘人,程延军很早就想把方塘高峰的历史文化总结一下,从2000年开始就一直在搜集素材,等到2009年,时机较成熟时,程延军才真正动笔。
为了搜集资料,程延军跑遍了方塘乡,走访一些乡里的老人。“也只有他们可能对高峰还比较熟悉,但是很多老人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为了挖掘历史根源,考证事实出处,他还数次到图书馆翻看宁国县志,查阅资料。
全凭自己的一腔热情,没有任何其他经济资助,程延军老人完成了四本小册子的编写,并定制成册免费赠阅。当记者问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老人兴奋地表示:自己的书籍内容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他希望能将完善后的书籍真正出版,让更多的人了解传统道德文化和高峰的历史。同时,他还希望能将葛村小学的空余教室充分利用,办一个弘扬传统道德文化的教学基地,而自己将免费任教,将祖先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世世代代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