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弘扬好人精神 » 正文
白沙李伏击:粟裕鏖战金宝圩
2015-09-29 08:39 来源:区文明办

  1938年初,日军侵占水阳镇。与此同时,新四军抗日先遣支队和第一、二、三支队相继进入宣城、当涂、高淳地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新四军二支队副司令粟裕进驻宣州区狸桥后,一直密切关注敌军动向。1939年1月6日,新四军二支队得到情报,日军将于当日下午1时到达新河庄,下午3时进入水阳镇。粟裕决定,一定要缴灭这股敌军!

新四军二支队副司令粟裕。(资料图片)

  两套方案 志在必得

  在1938年11月18日,日军自宣城退经水阳往黄池时,粟裕因得到消息过迟,未能打击鬼子。1939年初,敌人进攻宣城时,又因二支队主力军在大官圩以南地区,也未及时与敌作战。这两次错失战机,已让二支队队员们忍耐不住,摩拳擦掌。终于,机会来了——

  有情报称,1939年1月6日约有130余日军,携轻机枪6挺、掷弹筒3具,由宣城县城沿水阳江两岸向北行进,大概下午3时许进入水阳镇。粟裕得报,即制定严密作战方案,志在必得。

  但是敌人当晚是否在水阳宿营,尚不明确。为了把稳,粟裕设计了两套作战方案:第一方案,如敌军未在水阳宿营而继续向乌溪、黄池前进,我军则跟进,待第二天敌军离开宿营地至乌溪附近渡河时,再半途追击歼灭其一部;第二方案,如敌军在水阳宿营,则估计敌人在第二天沿河埂北进黄池的可能性较大,可以在距水阳北面7里处的白沙李附近伏击。粟裕在地图中观察到,白沙李附近尽属河网,河埂宽仅2米,敌我双方均无法展开强大兵力突击。考虑到我军缺乏刺刀,新兵较多,不宜使用白刃战斗,粟裕决定采用集中短兵火力,首先杀伤该敌,然后以肉搏歼灭。

  1月6日晚6时许,粟裕亲率三团的1个连、四团的3个连和1个重机枪排,从距离水阳镇35里的狸头桥张村出发,在确定日军夜宿水阳后,即前往白沙李设伏。针对预测敌军将由水阳江东西两岸平行北进,主力在西的情况,粟裕将狙击部队分东西两埂配置,并将主力放在西埂。同时,三团四连于当晚潜进至水阳镇南大福殿内隐蔽警戒,待次日凌晨敌人出发后,即秘密跟进。等到正面阻击部队打响后实施前后夹击,粟裕要求,伏击部队必须在日军全部进入视野,无险可守时,再发起突然袭击,使敌军无路可逃。与此同时,他安排一个排的兵力向黄池方向警戒,防止敌人增援。次日凌晨1时许,部队到达距水阳镇不远的亮陡门,各作战单位由此处悄悄进入各自的位置。粟裕随阻击部队行动,在白沙李附近指挥作战。

  设伏夹击 收复水阳

如今的水阳。(资料图片)

  1月7日上午8时许,日军从水阳江沿东西两岸平行北进,主力军在西岸。东岸之敌先与新四军东岸的军队接触,西岸敌主力闻枪声后,即改沿埂西侧斜坡行进,正碰上我军右翼部队的侧击。但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敌人尚未进入伏击圈,设伏部队的一位副营长由于年轻气盛,没沉住气,提前开枪进行射击。我军暴露了!此时,担负从后面夹攻的三团四连尚未到达攻击位置。敌人这时趁机抢占附近民房等有利地形,拼命顽抗,使设伏部队完全失去火力效能。由此,敌军与二支队形成对峙。

  战时对峙,拼得是胆量,拼得是毅力!三小时之后,在新四军的威慑下,日军终于仓促向黄池方面溃退。水阳顺利收复。

  水阳白沙李战斗,毙敌31人,严厉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有力地回击了一些顽固分子攻击新四军“不打日军”的谎言,坚定了广大群众抗战必胜的信心,同时也使挺进敌后不久的新四军得到一次很好的实战锻炼,提高了战斗力。战斗结束后,水阳镇群众向二支队赠送旗帜一面,上书“杀敌致果”四个大字。

  据记载,粟裕看到软匾后,对群众笑着说道:“感谢父老乡亲对我们的鼓励。不过,这匾上需要改动一个字。”在场的战士、群众感到不解。粟裕又说:“这次我们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袋,让日寇钻进来,再一网打尽。可惜一枪早发,打破了口袋,成了‘杀敌未果’。不过,我们以后一定会‘杀敌致果’的!”他那绘声绘色的神情动作引得在场军民阵阵大笑。(中共宣城市委党史研究室 宣城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陈仕南提供资料 中国宣城网 张蓉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