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弘扬好人精神 » 正文
大战新河庄:三百官兵稻堆山上洒热血
2015-09-29 08:54 来源:区文明办

  1937年,日军从杭州湾登陆,由广德、宣城、芜湖攻打南京。在宣城沦陷的日子里,抗日英雄们奋不顾身、英勇杀敌,几度与日军交战。国民党军队108师643团三营官兵,在营长邵玉璋的率领下,以新河庄稻堆山为主战场,与侵华日军一一四师团的一部和伪军发生了一次激烈战斗,后人称之为“大战新河庄”或“稻堆山战斗”。

  1937年,三个月的“淞沪会战”结束后,日军从杭州湾登陆,由广德、宣城、芜湖攻打南京。自此,日寇的铁蹄踏入了宣城这座千年古城。

  在宣城沦陷的日子里,抗日英雄们奋不顾身、英勇杀敌,几度与日军交战。国民党军队108师643团三营官兵,在营长邵玉璋的率领下,以新河庄稻堆山为主战场,与侵华日军一一四师团的一部和伪军发生了一次激烈战斗,后人称之为“大战新河庄”或“稻堆山战斗”。

如今的稻堆山。(程洪/摄)

  浴血奋战 九死一生守阵地

  1940年,国民党军队108师643团三营驻在新河庄,担任对水阳、湾沚两镇日寇据点的防御,邵玉璋任营长。三营的九连(连长刘西山)、八连(连长陈保善);七连(连长安国贤)分别守备在北山头、横堆山和稻堆山。

  1940年2月26日夜晚,阴沉沉的天空下着毛毛雨。有官兵发现,驻在九连山、湾沚和水阳地区的日寇114师团的500余人,正在悄悄地向新河庄地区移动。此时,邵玉璋考虑到,新河庄外围有北山头、横堆山和稻堆山,易守难攻,如兵力充足可以守住。于是,他一面部署各连加强防御,一面电告团部,要求增援。

  团部接电后,立马派二营五连连夜赶到仁村湾(今位于宣州区养贤乡)布防,以保证三营后方安全。五连于当晚9时左右由宣城出发,直奔仁村湾。次日凌晨两点,才发现仁村湾已让日军抢先一步占领了。“不好,有埋伏。”当五连发现有埋伏时,部队已全部进入敌人的伏击圈,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开始了。“打!”五连战士听到连长王克功一声号令,拼命往前冲,顿时战场上厮杀声一片,因天黑双方都看不清,混战的时间拖得很长。这一战一直到拂晓,连长王克功不幸阵亡,全连90多位士兵与日寇浴血奋战,阵亡了80多人。至此,日军蓄谋已久的“新河庄大战”打响。

  同一天晚上,一个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日寇队伍,正悄悄攻入新河庄外围的北山头阵地。但驻守在山头的九连却毫无察觉,和平常一样,只有一个排守备。当山头守军一边顽强抵抗,一边等待增援时,上山的道路却已被日军的机枪封锁住。见此情形,连长刘西山居然放弃救援,弃山逃跑了!最后,山头守军全排阵亡。27日清晨,北山头阵地失守。

  天亮后,日军对横堆山的前沿阵地——葫芦湾,发起三次大规模的进攻,三营官兵奋力击退,当场毙敌30多人,守住了阵地。于是,敌人改变了战术,只留少数人就地佯攻,大部分人悄悄地迂回到横堆山背后,使三营官兵腹背受敌,没坚持多长时间,守在横堆山的荫芦湾和磨山嘴的两个排也全军覆没。

牺牲战士的纪念碑。(资料图片)

  寡不敌众 宁死也不当俘虏

  稻堆山是一座草堆似的孤山,山坡近乎峭壁而且两面临水,易守不易攻,只有南边山坡稍平,易于攀登,但这是七连的后方,鬼子无法接近。因地形优势,日寇对稻堆山始终没有发起过大规模的进攻,只是用大炮不停地朝山顶上猛烈轰击,企图削平这座山。整个山头被炸得硝烟滚滚,土石横飞。但由于工事坚固,地形有利,鬼子毫无办法。

  27日上午9时左右,南边窜进来的鬼子从背后打上山来。七连连长安国贤发现后,立即带领全连从正面突围,很顺利地通过鬼子的阵地。不料,当七连到达天保圩心时,遇到一条大沟阻拦。结果,全连除他本人和10多个士兵被俘外,其余全部阵亡在大沟里。

  北山头失守后,营长邵玉璋领着上10个士兵向杨山嘴转移。杨山嘴地处横堆山尾部,与稻堆山相距将近一华里路。邵玉璋进村时,已是上午七八点钟光景,村上的年轻人都躲到圩心里去了,只剩老人和小孩。邵玉璋人缘好,村民们都喜欢。这日他来到王宏喜家,王宏喜母亲还特地给他做了粑粑,炒了鸡蛋。“有日寇!”饭还没来得及吃,日寇就冲过来了。邵玉璋发现后立即带人向村后山上转移,快要爬到山顶时,邵玉璋不幸中了鬼子的机枪弹,小腿骨被打碎了,勤务兵赶紧把他背到堑壕里进行包扎。此时,日寇还在疯狂冲入阵地,“杀啊!”其余的士兵同冲上来的日军展开殊死搏斗,终因孤军无援,这些战士都先后阵亡。

  面对步步逼近的敌人,邵玉璋知道自己脱不了身,果断命令勤务兵快走。可勤务兵硬要背他同行,不愿丢他而去,他大吼道:“不行!我会连累你的,我们俩都不能被俘。”说完,他看勤务兵仍不肯离开,就从腰间拔出手枪,枪口顶着自己的太阳穴,激动地喊道:“在鬼子面前,我宁死也绝不能当俘虏。你快走吧!要好好活着,把鬼子赶出中国。” 说完,砰地一声,邵玉璋饮弹自尽,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他高大身躯轰然倒在血泊中,那句宁死不当俘虏的呐喊声,仍响彻山谷。邵玉璋壮烈殉国,时年二十七岁。

敬亭山上的怀英亭。(资料图片)

  1940年2月27日上午10时许,鬼子全部撤走,至此,“稻堆山战斗”即告结束。在清理现场时,国民党军队108师643团三营官兵共阵亡300余名,遗体均被运至敬亭山麓双塔寺东安葬,并建造“阵亡将士墓园”,营长邵玉璋的墓居于群墓之前的中心位置,并立一块长一米多高的大墓碑,以供后人瞻仰。纪念塔建在敬亭山上,当时宣城军、政、商、学各界举行盛大纪念大会,有挽联数副:

  新河抗战,叱咤无前,岚岚英姿笃飒爽;

  水阳突围,指挥若定,菁菁玉树叹飘零。

  有人撰联曰:“噫!成功成仁兮,诸君虽死精神在;干!吾侪继志兮,杀尽倭寇慰忠魂!”

  硝烟远去,英魂永恒。抗日胜利60周年之际,宣城市人民政府在昔日浴血奋战的敬亭山上,建双层六角“怀英亭”以彰显抗日的英灵,以志哀忱!(奚本金 邢少山 中国宣城网 侯国庭 整理)